R宝的猫

咸鱼一枚

唐罗 一篇旧文

是动画德雷斯罗萨篇前后期间写的,年代久远。原背景架空,文里只有ooc属于我。

链接发评论

想看可庄重可妖冶的舞娘罗_(:_」∠)_

想撸猫猫_(:_」∠)_

微博搬文传教士梗

【唐罗】梦境与回忆


     ——在这平凡而神奇的世界里,这里居民皆是由各种动物进化而成的人类。直到科技发达的今日,他们身上仍留有部分动物特征。
  
  当我背对着朝中央伫立海神雕像的许愿池抛下硬币,在游人的喧闹中向你许下纯真的愿望。
  那时你脸上的笑容,一如我们在福利院初见时般夺目自信。在你伸手抚过你送我的绒毛斑点圆帽时,我感觉你触碰到了我紧张竖起的耳朵,可就算我万分激动的期待着,黑色的尾巴在身后使劲晃动,最后从你那里得到的也不是我最想要的答案。
  “等你成为我将来左膀右臂……”为了这一句话,年幼的我为了能与你并肩,为了引起你的注意而努力着。直到最后挑了一所远离家族的大学选择离开时,我心里那股倔劲始终希翼着,这足够引起你重视。
  
  “…将硬币抛入许愿池里,闭上眼睛,然后许下三个愿望……”记忆中年轻的多弗朗明哥站在阳光下将硬币交到男孩手中
  “可我只有一个愿望。”
  男孩握着手中的硬币,望向男人时,他那双灰蓝的眼睛里存满了对男人的依赖。男孩即将许下一个重要愿望,这让他感到有些紧张,连帽子外那双黑色的小豹耳也不由跟着扇了一扇。
  年轻的多弗朗明哥微笑的看着男孩,却没有告诉他解决的方法。他想要男孩自己去选择那小脑袋里存有的千万种方法,找出最好的一个来解决眼前的问题。
  从多弗朗明哥那里没能得到解决的方法。男孩低下了头,他对手里的硬币寻思,过一会他终于下定决心,转身背对着许愿池。
  男孩站在多弗朗明哥面前,他握了握手中的硬币,闭上眼睛,紧张的抿着小嘴。随着他小手用力往上一挥,硬币向空中划过,最终落入水中激起了一阵水花。
  在硬币沉入水中的瞬间,男孩如有感应般睁开双眼。他抬起头,对着唯一能实现愿望的多弗朗明哥大声说出他的愿望:“我希望将来嫁给多弗!!我希望将来嫁给多弗!!我希望将来嫁给多弗!!!”
  男孩在那一刻勇敢抛开了被拒绝的恐惧,在他向自己最重要的人告白的瞬间,他的世界犹如施了魔法般沉默的定格下来。他满心期待的望着多弗朗明哥,等待着对方给出的回答。
  可当多弗朗明哥对他露出笑容,整个世界再次运转起来时。一阵轻微又突兀的异响,吸引了男孩的注意力。
  男孩寻着那渐渐清晰起来的声音望去,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不安的甩动着尾巴。
  “……哔……”
  “…哔……哔哔!”
  当声音变得响亮,四周的景象开始模糊起来。等男孩再次望向多弗朗明哥的方向时,眼前的一切已变成一片灰白,而意识渐渐抽离,茫茫灰白也变得刺眼。
  “哔……哔…哔!——哔!哔!”
  罗不安的眯着眼睛,终于在耳边不停传来闹钟声里醒了过来。他微皱起眉头,不太高兴的扇了扇露出被窝的黑色耳朵,迷迷糊糊从被窝中探出手按掉闹钟。
  “嗯……”罗低嗯一声,贪婪的抱着柔软的被子,姿态疲软的翻过身。“…是梦……啊——哈!”
  一顿饱觉带来的舒适让罗感到无比的满足。感觉脑袋还未完全清醒,罗眨了眨发涩的双眼。在对着床头柜发了一会呆后,他直接抱着被子从床上起身,坐着伸腰时尾巴也跟着在身后慵懒的甩了一甩。
  这新一天将会是美好而的平常一天。
  可在罗揉了揉脸颊,赶走绵绵上涌的倦意时。他无意瞥到盖在床头柜上相框,却瞬间赶跑了新一天的美好与满足。罗有些不悦的撇了下嘴,连本是轻快摇晃的尾巴也受情绪影响垂在脚边不再晃动。
  在今年暑假家族里为他举办的晚宴过后,罗一时冲动从多弗朗明哥房里带走这相框。那相框存放着他十年前与多弗朗明哥在许愿池边上的合影,也存有罗一直以来在梦中重复出现那段告白场景的回忆。
  但自带回这相框后,罗梦境的重现变得越加频繁。而每一次梦中开始的美好与照片中的欢乐,总在现实生活中提醒着罗。他只是空有一句左右手承诺,在十年里他根本得不到多弗朗明哥一丝别样的重视。
  如果没有酒醒后的一时冲动,或许现在就不会老是想起多弗了。念着心里对多弗朗明哥残存的一丝希翼,罗懊恼的抓着毛茸茸的双耳,步伐沉重的走进洗手间。
  从三年前,罗跳级报考了就读的这所医学院后,他假期在德雷斯罗萨所待的日子变得越来越少。就今年的暑假他也只在德雷斯罗萨住了两天。
  但这仅住的两天里就发生了一件让罗懊恼不已的事——他在多弗朗明哥为他举办的晚宴上喝醉了。
  那天晚上,罗借着上涌的酒劲想和多弗朗明哥干脆来个一刀两断。但事情的发展在他一路摇摇晃晃走到多弗朗明哥的房间,用头去撞多弗朗明哥后就没了。之后,他做了什么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罗完全不记得。但是第二天他是一个人在多弗朗明哥房间醒来,而从他返回学校时,多弗朗明哥脸上莫然的神情来看,他交涉无疑是失败。
  偷带着相框回到学校后,罗尽管一再告诉自己不要去想多弗,总是装出一副淡漠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对多弗无法抑制的想念已开始影响到他的生活,就如现在他那无时不透露情绪的双耳耸拉着,曾欢快摇晃的尾巴也不再参与到他日常的家务与实验中。
  当罗一大早就因为多弗朗明哥而心情低落时。远在德雷斯罗萨举行的家族会议中却发生的一件即将改变两人关系的事。
  这是平常的一天,它会从罗的公寓开始再以回到公寓结束。但早上九点,baby5在家族聊天室中发出的一条消息打破罗生活的平静。
  
  多弗要结婚
  
  看到消息弹出界面瞬间罗的神情有些呆愣,随即只见他手指飞速在屏幕上敲击出回复,在一下秒却又尽数删除。罗目光冰冷的看着屏幕上消息撤回的提醒,此刻他犹如被人入侵了私有的领地的野兽,在极度压抑冲动的理智下,他再次想起在返回学校前多弗朗明哥脸上漠然的神情。
  罗警惕的竖起耳朵,尾巴轻轻地从座位上快速掠过。
  多弗这是要避开我?!
  罗紧握着手机,高速运转大脑寻找着记忆中哪个女人能够永久独占多弗朗明哥。
  不行,必须即刻赶回德雷斯罗萨!
  “砰——!”在罗下定决心的同时,一声异响伴随着一阵刺痛从手上传来。罗低头看了一眼在他失控握力下屏幕爆裂的手机,转身离开教室。
  他绝不允许哪个女人轻易从他这里夺走多弗朗明哥。从在福利院看到多弗朗明哥的第一眼,主动牵起他的手那刻起,罗就认定多弗朗明哥将会是他一生中最特别的人!
 
   
  这天对多弗朗明哥来说是具有特别意义的一天,对baby5来说却是多灾多难的一天。
  因为了解在外出差的莫奈一直都很关心多弗朗明哥的情感动向,所以当baby5在早上家族会议上得知多弗准备求婚后,她就打算偷偷将消息发到聊天室。谁知她低头打字,刚走出会议室没几步就撞上一堵肉墙。这手一抖,她将求婚打成结婚,在慌忙抢救手机不要砸到地上时还一不小心按上了发送键。
  而这整个泄露秘密的过程都被维尔戈看在眼中。当baby5抬起头,对上维尔戈看着她手机屏幕的视线时,她就知道她好不容易因为多弗而得到的假期完了。
   很快在家族现任二把手面前上演泄密现场直播的baby5,被维尔戈取消假期,在这雨天被派去巡视德雷斯罗萨内家族所有在建的工地。
     向来只负责内勤工作的baby5,第一次在雨天逛了这么一大圈工地。衣服被雨水打湿不说,这她才刚回到家族,就撞上了不知道何时归来的罗正站在客厅满脸阴沉的看着她。
  “啊,罗你怎么在这……!”baby5一时口快,等她想起罗一直都潜水家族聊天室时已经晚了。
  “嗯?难道我不该在这出现吗?”罗听到这话,不悦的挑了挑眉。
  多弗朗明哥离开前曾明确下令,求婚消息必须向罗保密。而直到现在,baby5才知道到自己无意中已经破坏了多弗朗明哥的计划。她看着眼前本不该出现在这的罗,心里有些慌乱,想补救又不知如何开口。这一时着急困惑起来,她的目光就有些闪躲,发间那双金毛犬耳也跟着耸拉。
  罗看着baby5避开他的目光,在他面前紧张的扯着裙角,他稍稍敛起脸上的不悦,冷冷的问:“多弗呢?”
  “啊!…多…多弗?”困在说与不说的两难中被罗突然问到,baby5猛地抬头。当她撞上罗变得幽深的目光时,她犹如遇到猛兽的的幼犬一受到惊吓立马开口道:“出…出去了!”
   先是准备秘密结婚,现在又出去和那个女人一起吗?!罗用力的抓着背包带,看着眼前又一次被他吓到baby5。以从小对baby5的了解,就她现在的状态,估计除了刚刚第一个的问题外是暂时也别想问什么的。放弃了询问,罗扫了眼四周,他的目光最终停在了楼上的一个房间。
  “我到他房间等着。”
  
  罗走进多弗朗明哥的房间后,随手把门关上。看着房中笼罩在夜灯柔和光线下布置,罗有些意外此刻自己还能保持冷静。他将行李背包放在入门的桌上,面无表情地从多弗朗明哥珍藏的酒柜中拿出年份最久的一瓶,利落地开了封口、拔出瓶塞,拉了把椅子直接在对别墅入口的落地窗前坐下。罗现在想和多弗朗明哥谈谈,如果就结婚这事谈不来,他想他会以自己的方式在多弗朗明哥的生活留下他最深的刻印。至于想要以什么方式,未到结果,罗自己也是无法说清。
  在窗外路灯的映照下蒙蒙的细雨下个不停。四周很安静,这种几乎渗入骨髓的安静悄悄包围了罗的世界。他望着这个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看向那些被笼罩在黑暗中的轮廓,一股失落的情绪悄悄取代他理智压抑下的怒火。
    他最崇拜的人将要离他而去,他曾以为自己足够特别,特别到多弗会在房间留下他们的合照,其实结果也不过如此。
  突然罗感到一丝疲倦,他一路匆匆赶来除了早餐之外再未进食。但罗并不感觉到饿,只是喉咙中一直有股苦涩的泛酸感。他想要保持冷静的状态和多弗朗明哥谈谈,他清楚自己不能喝太多的酒,可在唇齿沾上酒香的那刻,他失落的情绪淹没了他的理智…… 

  雨夜。
  在返回德雷斯罗萨的专车上,多弗朗明哥沉默的望着窗外。他的手指轻轻拍打着腕表,经过雨夜空无一人的许愿池时,他一直抿着的唇线突然微微上扬。
  罗第一次向他告白就是在这许愿池边上,当时还只是个小鬼头;而在今年暑假的晚宴后再次向他告白时,他已长大成人。虽然那时的罗喝醉了,但在罗已经可以做出正确选择的年龄里多弗朗明哥不会再次拒绝罗的告白。
  如果当时不是庞岛的分部遭遇敌手的黑客攻击,导致内部出现混乱,多弗朗明哥绝不允许在罗再次向他告白后就这么让罗一个人离开。
  在商场上向来呼风唤雨的多弗朗明哥,在福利院看到罗的第一眼起,他就决心将这孩子培养成自己的继承者。
  男孩身上那股野兽的特性让多弗朗明哥相信只要加以培养,男孩将会取得不凡的成就。而事实上罗飞速的成长证明了多弗朗明哥的想法没有错,但他所带来的惊喜也让一切渐渐偏离了轨迹,一股不可抑制的情感慢慢在多弗朗明哥心里生根发芽。多弗朗明哥喜欢罗,喜欢到比起罗青春期的一时悸动,他更想要拥有罗的全部。
  为此多弗朗明哥愿意一直等待,等待着罗给出他内心真正的答案那天。毕竟对多弗朗明哥和罗来说,他们终究不同于他人,一旦他们跨过家人这条界线,那他们现在所拥有的或都将不复存在。所以他选择给予罗自由,一次次拒绝了罗的好。在罗16岁那年第一次攻克企业难题时,他甚至宁愿混账的选择了与女人厮混,也不愿意给予罗一丝特别的奖励。
  而现在向罗求婚将会是多弗朗明哥对罗感情最好的回应。
  
  从维尔戈那里了解事情经过的多弗朗明哥来到自己的房前。他刚打开房门,一个黑影就从猛地他面前甩过。
  啪———!!
  撞上墙壁的酒瓶瞬间破碎一地。
  看着趴在他床上的罗踉踉跄跄下了床,多弗朗明哥伸手向后锁上房门。在他成功阻断家族成员于楼下观望的视线后,多弗朗明哥迈步越过一地的玻璃渣向罗走去。
  再次看到罗两颊泛红、步伐跟着尾巴一起摇晃的醉态时,多弗朗明哥没想到罗会突然觉发狂似向他撞来。
  罗这猛地一撞几乎用尽了他全身力气,才将多弗朗明哥逼到墙边。他一手擒着多弗的领带,一手撑着墙,睁大泛红的双眼使劲的盯着眼前的多弗朗明哥看,最后为了确认真假,他又往多弗朗明哥的领口嗅了嗅。
  直到确认气味无误,罗才浅浅一笑,拉下领带的力道又多了几分,他抬头看着多弗朗明哥的眼睛,说:“多弗我不会让你……结婚的……”
  多弗朗明哥闻言微微一笑,他伸手扶着罗的腰,低头堵住罗的唇。
  “那我就和你结婚吧。”
  多弗朗明哥求爱的蜜语连同吻一同送入罗口中。在怀中的罗陷入呆愣时,他的吻也变得温柔起来,轻轻地噙着罗的嘴角,他下滑的手抱起了罗,走向床边。
  这整个过程中,一时理解不过来罗,仍抓着多弗朗明哥的领带。直到多弗朗明哥让他坐在床边,再次撬开他的唇时,他才真正理解到多弗朗明哥刚刚和他说了什么。
  罗不可思议的感受着多弗朗明哥的吻。他慢慢的闭上眼睛,松开了领带,拥抱着多弗朗明哥倒入身后的床。

  “你只能是我的!”
  
  “你也只能是我的。”
  
  蒙蒙细雨的夜中中,他们十指紧扣,眼中只有彼此。
  听到多弗朗明哥回应,罗嘴角上扬,他仰起颈再次吻上了多弗朗明哥的唇。这夜色中罗希望一切不要太早结束……
  
  
  “我希望将来能嫁给多弗!!我希望将来能嫁给多弗!!我希望将来能嫁给多弗!!!”男孩期待而认真的看着男人。
  男人微笑着看着男孩。“那你长大了愿意和我结婚吗。”
  “我愿意。”男孩露出笑脸。
  
  罗突然睁开双眼,看着还在睡梦中的多弗朗明哥,拇指轻轻摩挲过无名指上的戒指。
  原来不是梦……
  
  在多弗朗明哥为他戴上仅属于两人的戒指那刻,罗曾许下的愿望得以实现。而他们生活中拍下的每一张照片中都记录着他们最真实而宝贵的情感回忆。
  一张照片固定了一瞬间的美好。在时光流逝中,当他们再次翻出曾经旧照总会带来不同的感触。
 
  
  

  
  
  
  
  
  

看到了一篇十分正剧风的同人文,构思紧密,翻译出来的文字也十分好看。这得费多少时间和脑力啊,膝盖献上!!

有时候想写一个梗,写一半时会发现自己完全写歪了_(:_」∠)_

吃粮最好,可以借此提升文笔,又可以防止犯蠢,暗搓搓的萌又可以不怕说错话。——真心想当一只吃粮的喵